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被操成淫娃蕩妇

被操成淫娃蕩妇

我与男友已经长跑6年,早已论及婚嫁,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美满,人人称羡。

男友是个单纯的男性,每天早出晚归,公司家里,两点一线,从不应酬。

也因为这样今天接到他的电话,说是他的同事要来我们家,因为男友从不应酬,

所以要来我们家喝一杯,要我準备一番,当然酒是一定不能缺的。

可是我记得男友不胜酒力,喝没几杯就会倒...

我準备好时,时间也差不多了,一会儿,果然人未到声先到。

"婕澄,我回来啦!"

我一听是男友的声音,连忙去帮他开门,邀请他们进来。

晚上我们吃吃喝喝,讲讲一些以前的糗事,好不开心。

大约快10点的时候,男友果不其然的醉倒了,

男友的同事很是热心,帮我把男友抬上沙发,然后继续要与我喝。

"嘿!小澄,我们继续吧,你那男友太没用了,才刚开喝他就醉了,你必须代替他喝"

"我...?还是不要吧...我酒量也不好"我苦笑着

"说真的,我一直想不透为什幺你男友都不应酬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原来他金屋藏娇阿..."

这话说的我有点尴尬,不知如何回答他,他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猜他应该有点醉了...

"小澄阿~如果我有像你这幺漂亮的女友,我也不会去应酬啊,嗝~"他一边说还一边倒酒,看着越来越多的空酒瓶...


他也太会喝了吧...

"是啊是啊..."我无奈的应付着着酒鬼,看他什幺时候倒下。

"嗝,小敏,你回来找我了吗,嗝"他忽然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我走来。


小敏是他前女友,刚刚聊天时他有提到。

"喂,你清醒点啊,我不是小敏"

"小敏,别跑阿...嗝"

他越走越近,我有点头皮发麻,如果被抓到他不知会干出什幺事来,


现在也男友也醉死了,不能期待他,只能靠自己了...

我连忙冲去厨房,想倒一杯水泼醒他,没想到他速度这幺快,水才装到一半,他整人从背后贴了上来,


吓出我一身冷汗。

"呀~你..."我正要开口,他却抓住我拿着杯子的右手,往他嘴里送。

"小敏,你装的水特别好喝...嗝~呵呵,再来一杯"这家伙是怎样?喝上瘾了是吧?

"哼..."我瞪了他一眼,继续帮他装水

"小敏,我好想你,啾~"

"你...你...你这个浑蛋"他居然趁我装水时,亲了我的脸颊...

此时我才发现,他的左手不知什幺时候搂住我的腰,我反应过来,连忙挣扎,可是这姿势我实在难以使力,


他7~80的体重几乎整个靠在我背上,更别说女人力气本来就比较小。

"陈先生,我不是小敏,请你看清楚"

我转过头,想让他看清我的脸,就在我们对视时

他把抓住我的右手给他的左手抓住,我也没注意这细节,只顾着跟他大眼瞪小眼。

"嗝~~"他用多出来的右手抵住我的后脑勺后,就亲了过来,我全身被制住毫无抵抗办法,只能被迫跟他接吻。

"陈...呜~呜~呜"我没舌吻的经验,不知道他舌头居然会伸到我嘴里对着我的舌头胡乱纠缠,


不断对着我的舌尖挑逗着,弄得我有点招架不住,双腿也开始发软。

此时我膝盖微曲,抵着流理台,腰肢整个靠在流理台上面,上半身向前顷着,


而陈先生则压在我身上,左手把我整个圈住。

舌吻还在持续,酒气不断从陈先生口中传来我逐渐被醺的迷糊,不自觉的回应起他的亲吻,


他的右手则顺势的伸进我的衣服对胸部揉捏了起来

因为我没办法抵抗,所以他也就更加放肆了起来不断对着我的乳头玩弄,他的兄弟也不甘寂寞,

早已把裤子高高撑起,死死抵着我的臀缝,做出抽插的动作。我被他三管齐下的攻势弄的轻颤连连,


注意力不知道该放哪里。

"呼~呼~呼...陈先生,我不是小敏呀,快住手啊..."

舌吻停下时,我马上提醒陈先生,而我也不能在沉沦下去,我有论及婚嫁的男友了。

"不,你就是小敏"他目光发亮的盯住我

我忽然明白了,他居然装醉!

"你居然装醉,你怎幺可以这样,还性骚扰我,你浑蛋"

"呜~~"

他不回答我的质问再次亲吻了上来,手拉下拉鍊,把他早就硬到不行的阴茎掏了出来,

对着我的小穴磨蹭了起来,因为我只穿短裙跟小丁,所以我的小穴离他的阴茎只有一布之隔。

"嘿嘿,跟你男友的比我的怎幺样?"

"嗯~~别这样,我男友醒了可怎幺办?"我被他挑逗的心慌意乱,快要把持不住,胸口不断扑通的跳着

想到他随时都可能插进来,我的小穴就越发湿润,渐渐沾湿内裤。

"放心吧,小敏,他醉死了,醒不来的,就一次,好吗?而且你也很想要不是吗?小穴都湿成这个样子"

"我...这个...而且我不是小敏..."

随着时间,胯下的摩擦还有那滚烫的温度再加上从他嘴里传来的酒气更是醺的我生出想要就让他干一次的念头...

反正就一次,应该...不会怎幺样吧?何况阿绅的也没这幺粗长...

"真的不要吗?这样如何?"啊啊啊~~他居然用龟头连着内裤一起插了进来,

虽然只有龟头可是真的好大...小穴口第一次被这幺硬撑开,淫水更是不知节制的淌出,沿着他的巨屌流下...

"啊~~~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只是龟头的抽插我就舒服到不行,我庆幸的还好有着内裤的抵挡,

不然..."啊啊啊啊~~~太深了~~~~别在进来了~~~~~昂哦哦~~~"

就在我庆幸中,却忘记了内裤只是小丁字裤,他龟头一偏就轻易的插入我那湿滑的小穴,连根没入,

龟头死死亲吻到了花心,这长度简直犯规...那是连阿绅也没到过的地方...

我被这一插,差点就直接高潮了,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刚才还无力的双腿垫起脚尖伸的笔直,双手撑着流理台,

彷彿这样就能减少快感似的,可是我跟他的身高差可不是垫起脚尖就可以弥补的...

"你不拒绝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看出我正在高潮的边缘,于是也不快速的抽插让我高潮,而是用像是打桩般的抽插,

每次都把那根抽出到穴口后一副要插不插的样子轻轻戳刺着穴口,惹的我淫水直流,

双腿发软腰只能抵着流里台时,他就又快又狠的大力顶撞了进来,啪的一声撞的我臀波一蕩,

只能再次垫起脚尖发颤,却又没有高潮,之后他又退到穴口,龟头一副蓄势待发的,

我被这招搞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嘴里发出的尽是勾人的淫叫,那里还能回答他的问题。

"啊~~~等等~~~啊啊啊~~~~哦~~别这样撞~~~~不要啊啊啊~~~又撞进来了~~~~别这样挑逗...等....啊~~~~"

他多次后的抽插顶撞后,忽然问了我一句"原来你这幺喜欢这招啊?那我要撞了哦!!"

在他不断挑逗着穴口时听到他说要深插,我忍不住就绷直双腿挺起臀部準备迎接他的插入,

结果他只插到一半就退了出去...

"咦...?"我正失落的準备转头看他时,他一个猛力挺腰,

"昂啊啊啊~~~~"哦~~这次...好深...我才刚放鬆的双腿跟小穴再次被狠狠顶撞了上去,

这次直接被顶到高潮"慢一点~~~我要去了~~~~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对着我高潮的小穴狂干了起来,爽的我一榻糊涂双手紧紧抓住流里台,

仰着头欢愉的淫叫,夹紧双腿享受起这性交的美妙...

"小澄,爽吗"花心次次被他硬顶上来,我爽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吟哦直叫,虽然我摇晃着头表示没有,


可是身体却擅自迎合起身后那根孽柱右小腿也不自觉的朝后举起,像是投降一般,称讚身后的威猛...

"我也要射了!!"我正被插的自顾不暇,那里知道他说了什幺,继续忘我的迎合他的节奏

"啊啊啊~~~~好爽啊~~~~~怎幺可以这幺舒服...哦哦哦~~那里...啊啊~~~要坏掉了啊啊~~~~"

他真的好会插,每次都插到我最敏感又脆弱的点,把我插的直直发春,淫秽的液体不断随着他肉棒的拉出而滴下...

阿绅对不起,可是真的好舒服哦~~原谅我这一次...啊啊啊~~~~又要高潮了...

"走吧,去你男友面前高潮吧"

就在我即将高潮是他忽然抱住我的双腿,让我两脚开开的样子走到醉死的男友面前干了起来

"不要,你别这样,在厨房就好了,求你了,别让我在阿绅面前高潮..."我乞求着

他不顾我的求饶,走到阿绅的前面对着我快高潮的小穴猛干了起来

"啊啊~~~要去了~~~对不起....啊啊啊啊~~~~阿绅对不起..."我仰起头媚叫着,

小穴的强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那股陌生的酸意,逕自喷了出来...

"哈哈,喷水了吧,还喷的阿绅满脸,在男友面前爽成这样,你可真是淫蕩阿"

"不~~~"我看着阿绅被我喷湿的醉脸,眼眶一热,泪水就流了出来,我好对不起阿绅...

可是我真的被干的欲罢不能啊~~~好想一直被干...

"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什幺了?我要内射你~~在阿绅的面前让你怀孕,哈哈"

"等等...别...啊啊啊~~~~不要...好烫~~~又好多...呀~~~~出来了...啊啊啊啊~~不可以~~"

花心突然被灌入大量的滚烫液体,爽的我浑身再次哆嗦,脑袋也瞬间空白,只剩本能的淫叫...

"嘿嘿,下一次干你就是你结婚时,我会把阿绅灌醉,然后...嘿嘿"

他看着我瘫软又满足的神情,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便长扬而去


我忽然发觉我想不起来与阿绅的性爱是如何...满脑子都是我被陈先生干的欲仙欲死的自己...


不自觉的舔了下嘴唇暗自期待起那一天的到来...

END